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一花五叶 >> 历代高僧 >> 正文

惟因和尚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09-12 点击:14005


 

  惟因大和尚,字知果,俗姓黎,名志成。1914年(甲寅)二月初五日,出生于广东省番禺县沙湾镇一贫困家庭。父讳添东,母王氏。少时善慧早显,虽因家贫在校就学不多,却发奋自学,文名称盛乡里。性至孝道,为赡养双亲,稍长即相继服务于教育、税政诸业。在此之中,身居红尘,洁身自好,获誉甚佳。

  1939年,师值二十六岁,父母先后弃养,悲痛欲绝,而感人生无常,遂生出世之想。于是赴南华禅寺,礼上灵下妙法师为师,剃度出家,祖庙为福建南平西芹开平寺。次年,在上虚下云老和尚座下受具足戒后,入住禅堂,参究第一大义。实学苦参,根基敏锐,道业日隆,深得虚公器重,晋为侍者。1942年,师随侍虚公,经湘桂黔而入川,远赴重庆,于当时陪都启建“护国息灾法会”。其间,虚公每有开示法语,师即11笔灵,后辑成《虚云老和尚法汇》,得流通于世。回粤后,受请出任南华禅寺知客,广结善缘,礼待十方。1944年,虚公移锡云门山大觉禅寺后不久,日寇入侵广东,韶关沦陷,寺僧散去。惟因和尚一身兼知客、当家数职,任劳任怨,苦心守护,直至次年日寇投降。而后,随侍虚公赴广州六榕寺启建水陆大法会,继至港、澳、汕头等地弘法。1949年春,南华传戒,惟因和尚职司陪堂。是年秋,韶关解放前夕,初惟因和尚随众欲奔海外,行至马坝,念及南华祖庭,六祖道场,禅灯千年,守护之责,义不容辞,毅然折回,坚守南华。

  新中国成立后,惟因和尚为维护祖庭,鞠躬尽瘁。1950年代起,与众同事农禅,开展生产,粮道双丰,获誉甚高,贡献非凡,有‘佛门榜样’之赞。1953年南华传戒,师当羯磨和尚。后往江西云居山拜见虚老和尚老人,获赐以洞云宗法券,是为洞云宗五十世传人。下至九江能仁寺,溯长江至武汉归元寺等处参学。1956年选入中国佛学院就读,时为“文化大革命’之前,在北京中国佛学院读书期间,精研教理,为日后宗教兼通打下基础。回南华寺后,作种花行者。师性爱菊,与晋陶渊明之‘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有同好焉。‘文化大革命’期间,面对‘左’的迫害,初衷不改。勤奋劳作,独承蔬菜栽种之任,忍难忍之苦,行难行之艰,忠于职守。虽身困于腰伤背痛,胃病严重,犹独负种菜之职,供应寺中二十多人食啖,菜蔬四时不缺,足见师之辛劳矣。‘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惟因和尚即司首座之职,率众修持,修复祖庭。师心情舒畅,梵行益加精进。

  1980年冬,师赴北京出席全国佛教徒代表会议,当选为理事。中国佛学院学僧受戒,时应请为尊证阿(门者)黎。1982年政府重申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恢复过去丛林方丈制度,师受请为南华禅寺住持。在省佛教协会成立会上,荣膺副会长兼秘书长之职。师荣任南华禅寺方丈后,负病忍痛,锐意复兴。先是‘文革’期中寺内僧徒星散,寺宇亦遭破坏。此时以六祖威灵及师德望,十方衲子及护法檀信渐次云集而来。南华禅寺为全国重点开放寺庙,海内外游客亦日渐增广。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全国逐步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各地寺院渐交僧人管理。南华禅寺僧众推选惟因禅师为方丈,旋即大力从事恢复寺宇建设之工作。继席之后,师首先开办僧伽培训班和开坛传戒,招收有志禅学之佛学院毕业学僧,自任讲师主讲《朝暮课诵》、《六祖坛经》,造就僧材,续佛慧命。师带病教学,并聘请社会人士教授古文。每年向各个中级佛学院输送僧才,故苏州灵岩山、南京栖霞山、厦门南普陀、莆田广化寺等佛学院皆有南华禅寺学僧考上学习,结业后并有考入北京中国佛学院深造多人。又认真选择真实发心出家青年,吸收培养成为南华禅寺接班人。1984、1988、1989三年启坛传授三坛大戒,弘扬戒法,续佛慧命,并于因缘俱足之时启建水陆道场胜会,冥阳普利。每年冬月,举行禅七,主讲开示,以利后学。师在广作佛事,普利有情之同时,不遗余力率众重兴祖庭。

  1980年,师适得香港意昭法师及钟燕萍女士等居士发宏大誓愿,捐资重修六祖殿,缁素效力,来往粤港,数数奔凑曹溪祖庭。师亦奋力操持,其间完成重修禅堂、新建海会塔、无尽庵、虚云老和尚舍利塔等建设。诸殿堂、僧寮及时修缮,重建六祖殿、禅堂、方丈寮及伏虎亭、中山亭等殿堂及名胜;师又资助重建古无尽庵,以安尼众;浚疏放生池以乐鱼鳖,倡导佛法慈悲戒杀放生之义。为纪念虚老和尚十年辛苦中兴南华之功绩,专程前往江西云居山请回虚公舍利子三粒,新建虚老舍利塔于寺侧。又率众植树种花,美化环境,令游人乐而忘归。师又亲往江西云居山,迎请虚公舍利,兴建虚公舍利塔,以供众瞻仰,广种福田。参与广东省及韶关市佛协组建,担任领导之责。接受委托,主持开办全省僧伽培训班,亲自登台执教。启坛传授‘三坛大戒’,续佛慧命。慈悲广度有情,善待来访众生,随缘而应,视机施教。

  十余年中,师虽病不离身,常以为法忘躯之志,力疾工作,寺务无论巨细必问。凡港澳台同胞及华侨来寺观光,友邦佛教徒参拜六祖,多以一瞻师颜为快。而师则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平等待人,无富贵贫贱之分,皆随缘应对。有如日本教友来寺访问,师仅以古语‘人有南北,佛性无南北’‘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等简短词句,令友人闻之含笑而别。师自奉俭约,虽身在病中,十年来惟日食米汤支身。而海外信徒赠送药物,自用之余,分赠寺中老病僧人。不作贮积之举,所得櫬施,全部施于培训班青年僧伽及救济贫困村人。施无望报,不作人我之想。是故圆寂之日,寺内僧众及邻舍村人,多有迎风殒泣者,乃师平日慈悲喜舍德行感人之深也。师舍新建丈室不居,专作诵戒及水陆内坛之用。而蛰居于破旧楼屋之中,冬寒夏暑晏如也。常作诗文自娱,‘文革’前有诗稿一卷惜被火毁。于《法音》刊登文章有《修行漫谈》《福慧双修》《自性自度》《解行相应》等多篇,又辑《南华小志》以述历史,且有《禅七开示》《惟因和尚法语》等印行于世,海外各佛教杂志亦有转载及翻印,盛传海内外。

  1986年3月10日,惟因方丈又接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同月16日即六祖诞辰,又接待香港觉光法师及意昭、圣一等法师、居士一百多人参加祖庭佛菩萨圣像升座庆典法会。当此百废俱兴之际,砖木瓦石、钟磬唱赞,无不需要大和尚用心。惟因方丈终因辛劳成疾,医治无效,于1990年5月7日示寂。和尚示疾之前,夏初之时,已自知世缘将尽,即作交代。其年闰五月初七日,师索纸笔略书遗嘱数行,安排常住诸事。夜九时,作吉祥卧而西归。世寿七十七岁,僧腊五十二夏,戒腊五十一夏。初九日,知定法师为惟因和尚封龛说法。13日上午,广东省暨韶关市、曲江县领导和四众弟子二百余人,隆重举行悼念法会,省佛协副会长佛源和尚致悼词。下午,举行荼毗,省佛协会长本焕和尚说法举火。14日开窑,获赤色和银色舍利多粒。次年,由法嗣兼南华禅寺代理住持传正法师主持兴建惟因和尚舍利塔于寺侧,安奉舍利,供众瞻仰,垂范后昆。

  惟因和尚青年时即脱俗入佛门,数十年如一日,虔诚敬佛,奉守毗尼,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同时,勤修戒定慧,悲智双修以身作则,表率后学。生活俭朴,时以‘布施供养,不能独享,难以消灾’为警策,所得供养,广施大众,施无望报。而且,潜心参究,深入经藏,正知正见,建树不凡,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作长广舌,大转法轮,先后在《法音》等刊物上发表《修行漫谈》《福慧双修》《自性自度》《解行相应》等鸿作佳文,立论新颖,释理详确,言简理顺,语无赘辞,意深味隽。面世之后,得到称颂。惟因和尚主持禅七及传戒数十次,多有开示、法语,广布泛播,名扬教内外。惟因和尚主持祖庭,时念祖师之功德,辑有《南华小志》,述记历史,教化后人。

  惟因和尚一生爱国爱教,弘法利生,拔苦救难,于缁素两界获誉甚高,相继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理事,常务理事,广东省政协委员,韶关市政协常委,广东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韶关市佛教协会会长、曲江县人大常委。并承嗣洞云宗法脉,为第五十代传人。而后,惟因和尚以光大宗风,培育人才为己任,座下法筵常盛,嗣法弟子有传正日明、传昌日永、传开日新等数十人,弘化一方,代相传承。

  附件:200811/2008112318374233

  • 上一篇文章:智药三藏
  • 下一篇文章:释传正法师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