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一花五叶 >> 曹溪法脉 >> 正文

续灯正统——卷二十四

作者:南海普陀嗣祖沙门西蜀 性统 集 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3-02-23 点击:2624

  临济宗

  大鉴下第二十三

  保宁茂禅师法嗣

  苏州府灵岩南堂了庵清欲禅师

  台州临海朱氏子。初出世中山之开福。继迁本觉。三主灵岩。开堂日。僧问。丹山鸾凤九苞文。地位清高隔五云。四海具瞻时一见。愿闻真唱答明君。师曰。千峰朝岱岳。万派肃沧溟。曰万方有道归明主。一句无私利有情。师曰。黄河九曲。水出昆仑。曰祝赞已蒙师指示。向上宗乘事若何。师曰。眼不见鼻孔。

  问。曹溪流非止水。一滴忽来。千波竞起。时如何。师曰。退后退后。曰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师曰。莫谤山僧好。

  问。天不言四时行。地不言万物生。学人有疑。愿闻开示。师曰。万人遐仰处。红日在天心。曰野老不知尧舜力。冬冬打鼓祭江神。师曰。眼见如盲。口说如哑。曰千古华山山脚下。又添潘阆倒骑驴。师便喝。

  问。仲冬严寒年年事。晷运推移事若何。师曰。昨夜日轮飘桂华。今朝月窟生芝草。曰仰山近前叉手。意旨如何。师曰。奴见婢殷勤。曰香严叉手近前。又作么生。师曰。大家厮淈[泳-永+盾]。曰去此二途。请师别道。师曰。无人处斫额望汝。

  问。单传直指已涉离微。坐断千差请师答话。师曰。破镜不重照。落华难上枝。曰便恁么去时如何。师曰。乌龟钻败壁。曰即色明心附物显理时如何。师曰。癞马系枯桩。曰三九二十七。牛头南马头北。如何是接手句。师曰。百华深处鹧鸪啼。

  问。一不做二不休时如何。师曰。水底捞明月。曰退一步又作么生。师曰。相逢尽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见一人 问。如何是佛。师曰。面前案山子。曰法即不问。如何是僧。师曰。三头两面得人憎。僧礼拜。师却问曰。如何是法。僧曰。明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师曰。洎不问过。

  问。阴极阳生则不问。祖师门下事如何。师曰。石笋抽条长丈二。曰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曰。华阴山前百尺井。曰见。后如何。师曰。祝融峰顶万年松。曰去此二途。愿闻法要。师曰。休将闲学解。埋没祖师心。

  问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着。落在第二时如何。师曰。怀州牛吃禾。益州马腹胀。曰云门扇子[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筑着帝释鼻孔。东海鲤鱼打一棒。雨似盆倾。又作么生。师曰。西川斩画像。陕府人头落。

  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曰。处处绿杨堪系马。曰见后如何。师曰。家家门首透长安。曰见与未见时如何。师曰。鲇鱼上竹竿。俊鹘趁不及。

  问。说法不应机。总是非时语。作么生得应机去。师曰。夜半起来失却牛。天明起来失却火。

  问。如何是通宗通途。师曰。东去西去。曰如何是叶带叶路。师曰。南来北来。

  问。蟭螟虫吞却虎时如何。师曰。赏你大胆。曰恁么则退身三步。师曰。漳泉福建头匾如扇。僧拟议。师便打曰。一任举似诸方。

  问。如何是德山棒。师曰。义出丰年。曰如何是临济喝。师曰。俭生不孝。

  问。腊人冰铁弹子即且置。如何是金刚圈栗棘蓬。师曰。我早知你吞透不下。曰岂无方便。师喝曰。棒上不成龙。

  问。佛未出世时如何。师曰。释迦自释迦。曰出世后如何。师曰。弥勒自弥勒。曰承师有言。释迦不受然灯记。毕竟受甚么人记。师曰。自家肚皮自家画。

  问。离四句绝百非。请师直指西来意。师曰。拈灯笼来佛殿里。将山门安灯笼上。曰还有为人处也无。师曰。若无举鼎拔山力。千里乌骓不易骑。

  问。云门放洞山三顿棒。意旨如何。师曰。沙里无油。曰鸟窠吹起布毛。又作么生。师曰。石中有髓。

  上堂。夜来州中琴。堂上般杂剧。也有端严奇特。也有丑陋不堪。鬼面神头亦自好笑。且道。笑个甚么。我观世间人。是个大杂剧。所谓文武医卜。士农工商。各逞己能。互相欺诳。逗到腊月尽头。不觉一场败阙。具眼旁观。掩口不暇。喝一喝曰。元正启祚。万物咸新。岸柳摇金梅破玉。万邦一气转洪钧。下座。巡堂吃茶。

  上堂。绝罗笼脱羁锁。虽是善因。而招恶果。咄。老松源与么说话。唱教门中足可观光。要作临济儿孙。未得在。开福莫有长处么。击拂子曰。星河秋一雁。砧杵夜千家。

  上堂。举松源示众。古者道。拈起也天回地转。放下也草偃风行。冶父则不然。拈起也乾坤黯黑。放下也瓦砾生光。忽有一个半个。蓦然瞎顶门眼。达磨一宗未至寂寥在。师曰。老松源只见锥头利。不见凿头方。寿山即不然。拈起也南山起云。放下也北山下雨。不拈不放时如何。三级浪高鱼化龙。痴人犹戽夜塘水。

  上堂。南泉斩猫。赵州戴草鞋而出。兴化法战。克宾设饡饭便行。是皆发挥本有灵光。要且不借别人鼻孔出气。所以前日首座说法。高耸人天。今朝道伴相过。光扬宗眼。且道。山僧鼓两片皮。成得甚么边事。拍禅床曰。从前汗马无人识。只要重论盖代功。

  清明上堂。冬至寒食一百五。今朝正是三月六。山又青水又绿。一声款乃渔家曲。山僧昨日偶尔郊行。作得一偈。举似大众。华冠不整舍那衣。秃帚还随破畚箕。五个老婆三个丑。一双红杏换消梨。下座。 上堂。药山久不升座。院主椎钟击鼓。分明尽底掀翻。犹道一词不措。本觉据令提纲。不作者般调度。今朝月旦拈香。拨开向上一路。谁敢射虎不真。枉发千钧之弩。

  满散青苗上堂。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灵山会上退席五千。逝多林中半聋半哑。眼空四海必有商量。心洞十方孰辨真假。卓拄杖曰。绿杨阴里戴嵩牛。芳草渡头韩干马。喝一喝。下座。

  上堂。春日晴黄莺鸣。大藏小藏鼻孔眼睛。木马嘶泥牛舞。寿山不打者破鼓。便下座。

  上堂。一大藏教束之高阁。长期短期无绳自缚。莫更纷纷纭纭。直须洒洒落落。杨岐一头驴。只有三只脚。潘阆倒骑归。攧杀黄番绰。五味拈来饡秤锤。别有香风满寥廓。喝。

  上堂。八月秋。何处热。达磨老臊胡。有语非干舌。啮镞破关。斩钉截铁。父子虽亲不传。未是神仙妙诀。喝。

  上堂。正觉山前明星现时。释迦世尊。与大地众生。一时成佛。祖师门下。蹉口道着佛字。[口*敕]口三日。前行不到。末后太过。各与二十拄杖。忽有个不顾危亡底汉出来道。本觉与么判断。合吃二十拄杖。山僧却须分付明窗下安排。何故。佛灭二千岁。比丘少惭愧。

  上堂。如来不出世。亦无有涅槃。以本大愿力。示现自在法。拈柱杖曰。不是大愿力。卓拄杖曰。不是自在法。举起也千身弥勒。放下也随处释迦。只为诸人眨上眉毛。却入娑罗双树间去也。靠拄杖曰。见之不取。千载难忘。至正丁未八月二十五日。示寂于秀之南堂。世寿七十。

  宁波府瑞云清凉实庵松隐懋禅师

  奉化郑氏子。幼喜习禅。年十八。投杭之传法寺希颜出家。既剃落。禀戒昭庆慧。参方。见南涧泉于云居。一夕松下经行。闻岩泉声。微有所触。泉命往永福谒古林。林问。来作甚么。师曰。生死事大。特求出离。林曰。明知四大五蕴是生死根本。何缘入此革囊。师拟对。林便打。师豁然悟入。久之林命典第一座。逾年回浙。会月江印主道场。延师分座说法。至正壬午。出主明之瑞云。一日有僧。问答未竟。以手拍地而笑。师曰。滞货何烦拈出。僧嘘一声。师厉声便喝。一住十五年。后退隐东堂。影不出山。元明良。师之犹子也。迎归天童之此轩。一日示微疾。集众诀别。众请偈。师举手指自曰。此中廓然。何偈之为。端坐凭几。握右手为拳枕额而逝。火葬。有天华之祥。舍利无数。塔于瑞云西冈。世寿八十五。僧腊七十。谥佛光普照大师。

  温州府仙岩仲谋猷禅师

  谢藏主侍者上堂。一默相酬。雷轰电激。三呼领旨。玉转珠回。七十三八十四。筑着磕着碍塞煞人。拈拄杖曰。昨夜西风枕簟凉。无数蝉声噪高树。

  苏州府定慧大方因禅师

  至正丙申春。出世定慧。时方兵兴。占住佛屋。缁徒戚戚。师曰。何不休去歇去。嗣是语嘿跌宕。不可测识。一日谢院事。侨居灵岩华首座寮。盛称总管周侯义卿之贤。且曰。我将火化。须侯作证明。戊戌九月八日。侯以郡事登灵岩。师闻欣然出迎。陪侯夜话曰。某将此月十四日。即此山火化。侯其为我证明。兼吾教下衰。侯念为法外护。慎无忘此言。至十三日。复以偈寄侯曰。昨日岩前拾得薪。明朝幻质不能存。殷勤寄语贤侯道。碧落云收月一痕。侯未深信。师复以偈别众。是夜请于华。乞以燥薪迭高棚。仍借一龛坐去。翌晨登殿。与众僧别。即升柴棚。燥薪得火。烈焰炽然。于大火聚中且祝香曰。灵苗不属阴阳种。根本元从劫外来。不是休居亲说破。如何移向火中栽。于烈炽中。度数珠与华曰。聊当记忆如是。四众始惊信拜礼。烟焰所至多舍利。且闻异香。薪尽舌根齿牙不坏。侯闻惊怛不已。为悼章二。建塔于灵岩。其别众偈曰。前身元是石桥僧。故向人间供爱憎。憎爱尽时全体现。铁蛇火里嚼寒冰。具如郑明德铭中。

  绍兴府龙华会翁海禅师

  台之临海人。年三十弃家。投径山虎岩祝发。初挂搭栴檀林。或讥其举止山野。乃发愤。往天目参中峰。久之无所入。时东州居虎丘。古林居开元。东屿居寒山。师出入三老之门有年。后出住龙华。拈香嗣古林。年九十三。往育王守横川祖塔。偶损左足。艰于步履。日床坐。每至清夜。朗吟古人偈语。其徒文涣曰。和尚一生参学。至此不能受用。托吟咏自遣耶。师笑曰。大慧道痴子呻吟。便不是耶。涣乃礼拜。既寂火化。异香袭人。塔于□□□。

  灵隐海禅师法嗣

  杭州府径山悦堂颜禅师

  出家于婺之宝林。得法东屿。初住昆山之东禅。次迁万寿。升净慈。后主径山。玺书锡金襕法衣。法语失录。

  建。宁府斗峰大圭正璋禅师

  福州福清人。礼湖南绝听祝发。参东屿。闻颂俱胝竖指话。言下顿悟。遂上方丈呈所得。屿曰作么。师曰。古今现成事。何必涉思惟。屿曰。既不涉思惟。汝更来者里作么。师曰。请和尚证明。屿俾颂狗子无佛性话。师遽曰。狗子佛性无。觑着眼睛枯。瞥尔翻身转。唵悉哩苏嚧。屿抚而印之。后结茅斗峰。渐成丛席。

[NextPage]

  上堂。顾视左右良久曰。黄金虽贵。入眼成尘。便下座。

  上堂。玉宇霜清。琼林叶落。一句全提。万机寝削。作者好求无病药。

  上堂。举青州布衫话颂曰。昨夜三更里。雨打虚空湿。狸奴知不知。倒上树梢立。

  元旦上堂。元正启祚。万物咸亨。唤作新年头佛法。瞎却你眼。不唤作新年头佛法。结却我舌。毕竟作么生。便下座。

  临终说偈曰。生本不生。灭亦无灭。幻化去来。何用分别。大众珍重。不在言说。遂合掌而逝。

  苏州府椔塘明因天渊湛禅师

  尝依凤山一源。分座说法。一日呈秉拂语曰。翔凤山前。行看白云乍舒乍卷。禺泉亭畔。坐听流水或抑或扬。眼处作耳处佛事。耳处作眼处佛事。便见非唯观世音。我亦从中证。凤山指便见两字曰。有此二字。便是别人说话。师不觉解颜点首。礼谢而退。出语人曰。还丹一粒点铁成金。堂头老汉之谓也。

  宁波府育王大千慧照禅师

  永嘉麻氏子。年十五。出家邑之瑞光。礼了定落发。受具后。首谒晦机于净慈。一日阅真净头陀石被莓苔裹。掷笔峰遭薜荔缠语。默识悬解。遂谒东屿于荐严。屿问。东奔西走。将欲何为。师曰。特来参礼。屿曰。天无四壁。地无八荒。汝向甚么处措足。师拍案而退。屿复召至。反, 覆勘辨。遂留执侍。天历戊辰。出世乐清之明庆。

  示众。佛法欲得现前。莫存知解。参礼看教。皆为障碍。何如一法不立。而起居自在乎。德山棒临济喝。亦有大不得已尔。至正乙未迁宝陀。未几主育王。

  室中垂三关语。以验来学。一曰。山中猛虎以肉为命。何故不食其子。二曰。虚空无背向。何缘有东西南北。三曰。饮乳等四大海水。积骨如毗富罗山。何者是汝最初父母。越九年。退居妙喜。泉上筑室曰梦庵。掩关独处。凝尘满案。泊如也。洪武癸丑十月。沐浴更衣。索纸书偈。恬然坐逝。世寿八十五。僧腊七十。茶毗牙齿目睛不坏。设利五色。塔于梦庵之后。

  杭州府径山月林镜禅师

  本郡人。受业于无传。久依东屿。因参本来人有省。述偈曰。本来人本来人。无脑无头作么寻。蓦然揪着个鼻孔。细看元来是白丁。时有老宿。睨视曰。可是师与一掴。由是名振丛林。后主径山。至元己卯示寂。寿八十六。塔凌霄东崖。

  宁波府育王雪窗悟光禅师

  字公实。蜀新都杨氏子。初出世白马。继迁开元育王。复领天童。虞文靖公集。尝赞师为佛果一枝凤毛麟角。宋文宪公濂。有四会语录序。读之可以见师之半。

  天宁昙禅师法嗣

   
  三空道人

  自幼具丈夫志。不为富贵所夺。见竺云。云示赵州无字话俾参。阅数年。一日复见云问。生死到来时如何。云曰。生是谁耶。死是谁耶。空乃低头问讯。云觉其异于常。乃再以前话征之。空又低头问讯。云呵之曰。切忌死在者里。空拈起槵子曰。数珠一百八。不数日示微疾。说偈而化。火后得舍利无算。

  径山伏禅师法嗣

  杭州府径山南楚悦禅师

  隆兴人。上堂。闻声悟道。见色明心。蓦拈拄杖曰。者个是色。卓一下曰。者个是声。诸人总见总闻。且道那个是明底心。那个是悟底道。喝一喝曰。贪他一粒米。失却半年粮。敕谥佛慈法喜禅师。

  宁波府育王月江正印禅师

  郡之慈水刘氏子。年十三。礼月溪受业。后参虎岩。遂获印可。出住苕之道场。继迁育王。僧问。如何是千丈舍那身。师曰。肥不露肉。瘦不露骨。曰如何是丈六紫磨金色身。师曰。切忌认奴作郎。曰和尚且莫压良为贱。师曰。山僧从来柳下惠。

  问。有句无句。如藤倚树。此意如何。师曰。无齿大虫当路坐。曰疏山道。忽若树倒藤枯。句归何处。懒安呵呵大笑。又作么生。师曰。曹娥读夜碑。曰后来明招为他点破。还端的也无。师曰。临崖看浒眼。特地一场愁。曰今日学人问和尚。树倒藤枯句归何处。未审如何指示。师喝一喝。僧礼拜。

  问。朝离东土。暮往西天。是甚么人。师曰。十字街头石敢当。曰昨日有人从天台来。因甚向南岳去。师曰。鲇鱼上竹竿。曰有一人常在途中不离家舍。有一人离家舍不在途中。且道孰优孰劣。师曰。兔马有角。牛羊无角。曰恁么则庭前一叶落。天下尽知秋。师曰。知时别宜。堪作阇黎。

  问。达磨面壁意旨如何。师曰。馊饭泥茶炉。曰六祖踏碓又作么生。师曰。兔子吃牛奶。曰一人道不识。一人道不会。意在甚么处。师曰。凤林吒之。

  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风吹石臼念摩诃。曰恁么则已得真人好消息。人间天上更无疑。师曰。水底捉麒麟。曰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师曰。西天人不会唐言。曰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师曰。有马骑马。无马步行。曰如何是人境两俱夺。师曰。新罗打鼓大唐斋。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夺。师曰。闹市里抛碌砖。曰人境已蒙师指示。向上宗乘事若何。师曰。有水皆含月。无山不带云。曰只如杨岐道。踏着秤锤硬似铁。哑子得梦向谁说。须弥顶上浪滔天。大洋海底遭火热。明甚么边事。师曰。如驴觑井。如井觑驴。

  问。如何是金佛不度炉。师曰。苏嚧苏嚧。曰如何是木佛不度火。师曰。悉利悉利。曰如何是泥佛不度水。师曰。赵州东院西。曰如何是真佛内里坐。师曰。嵩山破灶堕。

  问。如何是一生二。师曰。元首明。股肱良。曰如何是二生三。师曰。黄河三千年一度清。曰如何是三生万物。师曰。山河无隔碍。光明处处通。曰只如新年头佛法。还有者个消息也无。师曰。樊哙踏鸿门。

  都寺办斋上堂。云门吃糊饼。咬着帝释鼻孔。云峰吃餺饦。咬着憍梵钵提舌头。诸人二时过堂吃粥吃饭。合作么生。忽然咬破一个铁酸饀。方知帝释鼻孔。即是憍梵钵提舌头。憍梵钵提舌头。即是帝释鼻孔。不见道。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喝一喝。

  请头首上堂。善哉三下版。知识尽来参。既善知时节。吾今不再三。古人与么道。大似按牛头吃草。云峰则不然。善哉三下版。收足上蒲团。脊梁生铁铸。透过祖师关。一气转一大藏教。背手拈却须弥山。七处征心无心可觅。八还辨见无见可还。梦入天宫犹未醒。金鸡啼上玉阑干。

  行化归上堂。有佛处不得住。无佛处急走过。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错举。赵州老人。大似抱桥柱澡洗。把缆放船。山僧一出四十余日。有佛处与他锥破卦文。无佛处也曾勘过历了。三州五县。逢人也曾错举来。只是土旷人稀。知音者少。摘杨华摘杨华。青山忽忆便归去。尘世要看还下来。

  上堂。麻三斤干屎橛。蜡人冰鹅护雪。猫有歃血之功。虎有起尸之德。赵州亲见老南泉。临济未是白拈贼。

  青苗会上堂。常啼菩萨。卖却心肝。学般若则易。破一微尘。出大经卷则难。破一微尘。出大经卷则易。摄大千经卷入一微尘则难。一掬水可以涨滔天之浪一篑土可以成九仞之山。也不易也不难。青山长伴白云间。

  赴育王上堂。拖犁拽杷几经年。鼻孔撩天不受穿。业债依然逃不得。又吹铁笛过鄞川。

  腊八上堂。我观大地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释迦老子与么道。大似蟭螟虫向蚊子眼睫上昨窠。向十字街头扬声大叫道。土旷人稀。相逢者少。检点将来。也是噇酒糟汉。

  上堂。举僧问五祖。一大藏教是个切脚。未审切甚么字。祖曰。钵啰娘。应庵问密庵。如何是正法眼。密曰。破沙盆。师曰。闽蜀同风。肚里有虫。

  上堂。不着佛求。不着法求。不着僧求。灯笼发笑。露柱点头。云门拈出胡饼。投子道个油油。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

  上堂。熏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老妙喜错认驴鞍桥。作阿爷下颔。带累多少人。向者里卜度。还知诸佛出身处么。黄河三千年一度清。卓拄杖下座。

  上堂。朝忽忽暮, 忽忽。钵盂开口只要噇空。南泉打破锅子。甘贽礼拜烝笼。击拂子曰。万里八九月。一身西北风。

  结夏小参。琅玡点出五病。西院商量两错。井蛙不足以语东海。夏虫不可以语冰霜。若是捎空俊鹘。便合乘时。止泺困鱼。徒劳激浪。是故从上若佛若祖。天下老和尚。莫不向刀山剑树上。镬汤炉炭中。成等正觉。拔济有情。若约山僧。看来也是秤锤蘸酢。喝一喝。

  解夏上堂。初秋夏末。兄弟家东去西去。如壮士展臂不假他力。师子游行。不求伴侣。盖为人人脚跟。下有条通天活路。三世诸佛。六代祖师。天下老和尚。与你把手共行。岂不见云门大师问洞山。近离甚处。查渡。夏在甚处。湖南报慈几时离彼。八月二十五。门曰放你三顿棒。洞山次日上方丈问。昨蒙和尚放三顿棒。不知过在甚么处。门曰。饭袋子。江西湖南便恁么去。山于言下大悟。云门提出倚天长剑。凛凛神锋不易。洞山敢将赤身。挨他白刃。正与么时如何。金乌啄破琉璃壳。玉兔冲开碧海门 至正间。奉旨金山。建水陆大会。命师升座说法。特降御香彩鞋。晚年庵居。榜曰松月。自号松月翁。

  天童坦禅师法嗣

  江宁府天界孚中怀信禅师

  明奉化姜氏子。年十五出家为大僧。竺西坦。由华藏迁天童。师往质疑。室中举兴化打克宾因缘问师。师曰。俊哉狮子儿。西颔之。俾掌维那职。后出世明之观音。迁补陀。诏赐广慧妙悟智宝弘教禅师。至正间迁中竺。继住天童。御史台奉疏。命主大龙翔集庆寺。明兵下金陵。僧徒窜散。师宴坐一室。上亲幸嘉之。敕改龙翔为大天界寺。一日晨兴沐浴。更衣趺坐。谓左右曰。吾归去矣。遂瞑目。侍僧撼之请说偈。师瞋目叱之。遂握笔书曰。平生为人列挈。七十八年漏泄。今朝撒手便行。万里晴空片雪。书毕复瞑。己酉八月廿四日也。时上统兵江阴。梦师谒见。问师来何为。对曰。将西归告别耳。上还闻师迁化。与梦符异之。诏出内府帛币助丧。且命卜藏龛之地于伏牛。举龛之日。上亲致奠。送出郡门。茶毗。舍利如菽。贮以宝瓶。光发瓶外。世寿七十八。腊六十四。

  宁波府天宁舜田明牧禅师

  台之黄岩人。出家仙居正学寺。首参天童竺西。西问。达磨不来东土。二祖不往西天。意旨如何。师曰。金不博金。水不洗水。西异之。谓左右曰。此法门爪牙也。复遍参名宿。古林茂。竺元道。东州永。元叟端。东屿海。咸器重之。时日溪泳居天宁。师相与激扬。元泰定初。出世天台净慧。次迁仙居广度。处州连山。寻隐居雁山。丞相列怯里不华。强起主天宁。锡号佛智普慧禅师。并锡金襕法衣。师气肃如秋。尝即中峰辟室以居。蓄一鹤。自号鹤松主人。一日鹤忽死。师以诗悼之。逾年师亦示寂。

  玉山珍禅师法嗣

  江宁府蒋山昙芳忠禅师

  南康人。因寺灾。翌日梁王登山。谓师曰。兴复若何。师曰。赖有大檀越在。王曰。寺既燬矣。佛依何住。师曰。古佛过去。今佛再来。主大喜。复笑而言曰。衲子所谓蒋薄粥者何也。师曰。将谓殿下忘却。后王赐号广慧圆悟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