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中国禅宗网 >> 一花五叶 >> 历代高僧 >> 正文

宗鉴法林——卷六

作者:集云堂 编 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3-02-27 点击:2105

  东土祖师

  初祖菩提达磨大师

  普通七年至梁。武帝问如何是圣谛第一义。祖曰廓然无圣。帝曰对朕者谁。祖曰不识。

  汾阳昭云。弟子智浅。 五祖戒云。卖宝遇着瞎波斯。 保宁勇代帝吐舌示之。 中峰本云。缺齿老胡手𢹂泥弹子。要与东震旦人斗富。可谓不知量矣。被梁王指出照乘明珠问之。情知伊道个不识。 愚庵盂云。或有问山僧第一义谛。双柑迤逦黄鹂下。蹋遍落花鸳水春。 灵隐礼云。达磨大师气盖神洲。被武帝一拶。直得无绳自缚去死十分。虽然如是。也须救取武帝。 清化嶾云。尽道武帝不会祖师意。殊不知达磨被他两度验出骨髓。

  凡圣萦缠情未忘。廓然无圣便惊狂。梁王殿上无谋略。刚被胡人乱一场。(泉大道)

  廓然一镞。辽天不识。重下锥刺。梁帝不知何处去。千古万古无消息。(正觉逸)

  炼得通红打一锤。周遭无数火星飞。十成好个金刚钻。摊向门前卖与谁。(保宁勇)

  第一义。廓兮寥兮超象帝。不把多年历日看。争辨春分并夏至。辽东白鹤去无踪。三山半落青天外。(上方益)

  不解作客。劳烦主人。面无惭色。少喜多瞋。(长灵卓)

  始鸣阿阁一声钟。日暖苍龙睡正浓。再击凤凰台上鼓。半夜祥鸾未飞舞。帝基永固如磐石。胡僧虚费平生力。回指少林归去来。春风一阵花狼藉。(佛鉴勤)

  廓然无圣露全身。觌面相呈已隔津。莫问梁邦并魏苑。一花五叶自然春。(云岩因)

  黄金凿。白玉椎。凿开混沌窍。透出玄妙机。(正堂辨)

  金乌飞上玉䦨干。黑漆昆仑对面看。毕竟者些传不得。落花流水太无端。(天童净)

  提起须弥第一槌。玉门金锁击难开。重施背蹋空劳力。应悔迢迢万里来。(痴钝颖)

  万浪千波一苇横。翩翩只影可怜生。老萧若会截流句。杨子江头放你行。(石溪月)

  廓然无圣。来机径庭。得非犯鼻而挥斤。失不回头而堕甑。寥寥冷坐少林。默默全提正令。秋清月转。霜轮河澹。斗垂夜柄。绳绳衣钵付儿孙。从此人天成药病(宏智觉)

  陌上多开菜麦花。衔泥紫燕画梁家。可怜狼藉春无数。那得风流染绛纱。(雪峤信)

  初祖西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法林音喝一喝云。早曲了也。

  急水波心下直钩。鱼龙虾蟹一时收。祖师活计无多子。恼乱春风卒未休。(松源岳)

  初祖自梁涉魏。至少林面壁而坐。九年方得二祖。

  先被梁王勘破。却向少林孤坐。谩言教外别传。争奈不识者个。(白云端)

  少室山前风过耳。九年人事随流水。若还不是弄潮人。切须莫入洪波里。(鼓山圭)

  金鳌一掣沧溟竭。徒自悠悠泛小舟。今日烟波无可钓。不须新月更为钩。(径山杲)

  祖师面壁九年余。此是西来末上机。直至如今天下客。强将言句空施为。(省堂主)

  一片虚凝地。丹青画不成。圣贤难启口。佛祖强安名。(正堂辨)

  丧尽家财。无本可据。赤手杀人。弥天罪过。(木庵永)

  不契梁王暗渡江。一身无地避惭惶。九年面壁成何事。赚却平人入镬汤。(湖隐济)

  云和斜抱月光寒。白雪阳春信自弹。不遇知音轻侧耳。几应摵碎玉阑干。(斯瑞法)

  嵲嵲嵩峰。高逼云汉。误为神光。折去一半。(远门柱)

  初祖一日命门人曰。时将至矣。汝等盍各言所得。时有道副曰。如我所见。不执文字。不离文字。而为道用。祖曰汝得吾皮。尼总持曰。如吾所见。如庆喜见阿閦佛国。一见更不再见。祖曰汝得吾肉。道育曰。四大本空。五蕴非有。如吾见处。无一法可当情。祖曰汝得吾骨。最后慧可大师出。礼三拜。依位而立。祖曰汝得吾髓。乃传衣付法。

  荐福怀云。祖师与么说话。无计较中翻成计较。无涂辙中翻成涂辙。若教伊蹋着德山临济门下。免见九年冷坐。被人唤作壁观胡僧。直饶如是。也未免殃及儿孙。 太阳玄云。且道更有一人出来。得个甚么。自云。不得不得。又云。意况不到。 翠岩芝云。二祖被他当面涂糊。莫道髓皮也不曾摸着。因甚么却绍祖位。 五祖演云。当时若见四人恁么。各与三十棒。祇如白云也合吃二十九棒。留一棒与诸人。其间若有知痛痒者。不惟不辜负先圣。亦乃得见白云。脱或未然。堂里吃粥吃饭。更须烂嚼。多见囫囵吞却。

  神光三拜退后立。瀑布岩前水长急。楞严会上逞圆通。却使老卢双泪泣。(天衣怀)

  四维上下绝遮拦。涌出冰壶映碧天。无孔笛中藏六律。一声惊起钓鱼船。(成枯木)

  神光三拜依位立。解会都忘未端的。皮毛脱尽孰亲疏。谁言得髓能情息。(圆通秀)

  一从三拜后。千古错流通。永日无人到。萧萧桧柏风。(龙门远)

  社舞村歌笑杀人。骑牛挑鸭走成群。三杯酒罢归家去。留得猪头碍塞人。(正堂辨)

  镜凹照人瘦。镜凸照人肥。不如打破镜。还吾旧面皮。(懒庵枢)

  捏目生花立问端。得他皮髓被他瞒。者般瞎汉能多事。六月无霜也道寒。(简庵清)

  死款都来一口供。情穷理极卒难容。若将皮髓论高下。争见花开五叶红。(高峰妙)

  夜来独自上西楼。却喜新秋月正幽。试把玉箫吹一曲。惹他多少客心愁。(晦堂镜)

  雪压竹枝头。风翻荷叶背。胡僧白佛言。应犯什么罪。(汉关喻)

  初祖曰。吾法于三千年后未曾移易一丝豪许。

  东西纵目乾坤阔。玉露澄秋气宇高。山是山兮水是水。何曾移易一丝毫。(葛庐覃)

  初祖曰。吾本来兹土。传法度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五祖演云。大师信脚来。信口道。后代儿孙都成计较。要会开花结果处么。郑州梨。青州枣。万物无过出处好。 南堂欲云。提本分钳锤。碎情解窠窟。还他五祖。要见开花结果处。太远在。拈却郑州梨。放下青州枣。出门便是长安道。

  初祖偈曰。吾本求心不求佛。了知三界空无物。不如端坐静观心。祇此心心心是佛。

  元叟端云。坐煞达磨大师了也。

  初祖谓二祖曰。汝但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二祖作种种说心说性不契。一日忽悟。乃曰可以息诸缘也。祖曰莫成断灭去在。二祖曰无。祖曰子作么生。二祖曰。了了常知故。言之不可及。祖曰此诸佛之所传心体。更勿疑也。

  万里孤舟驾怒涛。长竿意在掣金鳌。连抛两钓无消息。惆怅空来打一遭。(天目礼)

  的的西来末法僧。来分此土最初灯。神光冷地一吹灭。葱岭忙忙祇暗登。(大川济)

  万里西来老骨柤。不遵行止渡流沙。被人打落当门齿。哑子分明吃苦瓜。(或庵体)

  贼身未露罪全彰。搅得西干沸似汤。项上铁枷无计脱。却来东土强分赃。(无门开)

  心如面黑。语似人蛮。廓然无圣。玉解连环。杨子江头白浪。少林雪后青山。(栯堂益)

  大鹏展翅取龙吞。一搅沧溟彻底浑。触碎珊瑚枝上月。至今千古暗昏昏。(中峰本)

  东西走得脚皮穿。教外何曾有别传。任你一花开五叶。好儿终不使爷钱。(愚庵及)

  飘飘一苇渡江淮。少室峰前眼不开。默坐九年成底事。当门齿缺可曾栽。(天隐修)

  初祖既葬熊耳山。后三年魏宋云使西域回。遇祖于[葸-十+夕]岭。手𢹂只履。云问何往。祖曰西天去。又谓云曰。汝主已厌世。及归。明帝已登遐矣。迨启圹。惟只履存焉。

  师眼兮深。师鼻兮大。师耳兮穿。师舌兮快。师身兮黑。师心兮戴。手𢹂只履返流沙。熊耳石塔今犹在。(琅玡觉)

  祖师遗下一只履。千古万古播人耳。空自肩担跣足行。何曾蹋着自家底。(五祖演)

  梁魏山河本太平。无端容此老狐精。九年皮髓分张尽。只履空棺更诳人。(东山空)

  阖国人难挽。西𢹂只履归。祇应熊耳月。千古冷光辉。(虎丘隆)

  飏下一只履。明明不覆藏。儿孙才着脚。遍地是刀枪。(妙峰善)

  九年冷坐纳败阙。只履西归更脱空。后代儿孙徒妄想。鹧鸪啼不为春风。(雪庵瑾)

  死也不伏埋殡。偷𢹂只履西归。不被宋云捉败。官司何处寻尸。(孤峰深)

  禾山方云。死心先师每举只履西归话以问衲子。而实难明。诸方或谓之隐显。或谓不可有两个。或谓惟此一事实。若恁么。未识祖师意旨。诸人要见么。颂云。浊中清。清中浊。勿谓麒麟生只角。西行东向路不差。大用头头如啐啄。莫莫玄要。灵机休卜度。

  二祖慧可大师

  问初祖曰。诸佛法印可得闻乎。祖曰诸佛法印匪从人得。师曰吾心未宁乞师安心。祖曰将心来与汝安。师曰觅心了不可得。祖曰与汝安心竟。

  芭蕉彻云。金刚与泥人揩背。 圆悟勤云。正与么时法身在甚么处。 五祖戒云。若即恁么何用西来。 云居元云。彼自无疮勿伤之也。虽然如是。一言已出驷马难追。 五祖演举至安心处乃云。白云当时若见。好与三十棒。何故。他人见将谓说安心法。毕竟如何。菩萨龙王行雨润。遮身向上数重云。 云居庄云。杀人须是杀人剑。活人须是活人刀。

  终始觅心不可得。寥寥不见少林人。满庭旧雪重知冷。鼻孔依然搭上唇。(白云端)

  思量何用觅安心。求得心安却苦身。三尺雪深曾立处。不知谁是雪中人。(佛国白)

  二祖当年立少林。满庭积雪到腰深。叉手当胸无一事。不求不觅不安心。(鼓山圭)

  觅心无处更无安。嚼碎通红铁一团。纵使眼开张意气。争如不受老胡瞒。(径山杲)

  不待七处征。当下便不见。猢狲水上打秋千。新罗王子放一箭。高着眼分明。穿破波斯面。(石[(工*几)/石]明)

  二祖无端向少林。庭前立雪到腰深。直饶觅得心无有。未免全身被陆沉。(谁庵演)

  屈节从长也大难。雪堆断臂仰高寒。铁牛鞭起熊峰下。一吸黄河彻底干。(或庵体)

  达磨九年面壁坐。深雪之中得一个。得一个。森罗万象平分破。(尼无著总)

  长安深夜雪漫漫。欲觅心安转不安。纵使言前开活眼。那知已被老胡瞒。(息庵观)

  平地无端起骨堆。将身活向雪中埋。假饶觅得安心法。还我娘生一臂来。(隐山璨)

  觅心心已觅无踪。识得年辰是普通。从此不消闲历日。春来积雪自消镕。(灵叟源)

  金风一夜催人老。吹落梧桐教谁扫。蓦然飞在五乳峰。波斯拈起当作宝。(慧门胜)

  三祖僧璨大师

  问二祖曰。弟子身缠风恙。请师忏罪。祖曰将罪来与汝忏。师曰觅罪了不可得。祖曰。与汝忏罪竟。宜依佛法僧住。师曰。今见和尚已知是僧。未审何名佛法。祖曰。是心是佛。是心是法。佛法无二。僧宝亦然。师曰。今日始知罪性不在内外中间。如其心焉。佛法无二也。祖深器之。

  琅玡觉云。犹欠作云何梵在。 梁山观于觅罪了不可得处云。罪性向什么处去也。又云。非但罪性。觅者亦不见有。 云居齐云。二祖深器之。是肯他会佛法耶。肯他说道理耶。

  罪已无根性已空。正生风处不生风。至今山谷山前水。一派清流入海中。(佛国白)

  无孔笛子毡拍板。五音六律皆普遍。时人不识黄番绰。笑道侬家登宝殿。(五祖演)

  风恙缠身。觅罪不得。九万里程。展摩霄翼。(旻古佛)

  浑身臊痒倩人搔。入骨搔来身已劳。一下被伊搔着了。平生痒处一时消。(水庵一)

  弥天罪过无门忏。红烂通身世莫医。已是四棱俱蹋地。尽教后代乱针锥。(无门开)

  风恙缠身世莫医。家贫遭劫更堪悲。谁知觅罪了无处。正是贼归空屋时。(大歇谦)

  通身是病骨黏皮。举世无人识得伊。纵使罪根都忏了。依然失却两茎眉。(痴绝冲)

  万里天开一阵风。云推桂毂出烟笼。秋深秋浦那清影。露滴芙蓉两岸红。(无异来)

  三祖信心铭曰。至道无难。惟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

[NextPage]

  报恩秀云。祖师道个嫌字。先自憎爱了也。却云但莫憎爱洞然明白。又何啻扬声而欲止响。 德山绘别云。至道最难。须是拣择。若无憎爱。怎见明白。 佛川义云。祖师八字打开。两手分付了也。虽然。直捷固然直捷。怎奈极是誵讹。山僧更资一路。至道无难。惟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良久云。参。

  三祖曰。毫厘有差。天地悬隔。

  直上峰头脚步宽。得盘桓处且盘桓。松林茂映彤云赤。举眼寻思便着瞒。(云松品)

  自来拽杖千峰外。谁识斑斓是大虫。拈得松声无著处。和风吹遍碧桃红。(月厂屏)

  三祖曰。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万法无咎。

  元洁莹蓦拈拄杖云。三祖大师来也。以无缘三昧。智印三昧。将须弥移至芥子孔。见诸人不会。化作奋迅三昧。穿却诸人鼻孔眼睛。走入露柱里去也。卓拄杖。

  三祖曰。六尘不恶。还同正觉。

  雪窦显云。拄杖子是尘。有什么过。过既无。应合辨主。所以道粪扫堆头现丈六金身。且拈在一边。赤肉团上壁立千仞。又放过一着。直饶八面四方来。正好连架打。 古南门云。雪窦拄杖子虽善能为祖师作主。要且脚跟未点地在。

  四祖道信大医大师

  参三祖问。愿和尚慈悲赐与解脱法门。祖曰谁缚汝。师曰无人缚。祖曰何更求解脱乎。师大悟。

  牛头未生。梅子熟也。缓步人间。池成月下。凤书三到懒开眸。白莲峰顶光相射。(云岩因)

  谁缚无人缚。何更求解脱。未必右军鹅。便是支郎[鴳-女+隹]。(石田薰)

  四祖住蕲州破头山。学侣云臻。摄心不寐胁不至席。一日告众曰。吾武德年中游庐山。望破头山紫云如盖。有白气横分六道。汝等会否。弘忍曰。莫是和尚他后横出一枝佛法否。师曰善。唐太宗向师道。三诏不赴就。赐紫衣。

  慈云之塔。大医之师。瞻之仰之。双峰巍巍。懒融不得西天钵。直付黄梅路上儿。(杨无为)

  岛外寻师解缚归。双峰山下独幽奇。却将衣钵为人事。乞与黄梅个小儿。(佛国白)

  绝知名迹能妨道。正恐师承亦累人。问法沙弥莫饶舌。百年逆旅要同尘。(觉范洪)

  坚辞凤阙紫泥诏。玷辱宗风个古锥。坐断双峰无寸草。爱松留得碍人枝。(无门开)

  破头峰顶紫云飞。三却天书老翠微。滞货虽然无用处。不应分付小孩儿。(少室睦)

  解脱深坑得自由。单提独弄逞风流。无端累及栽松老。业识茫茫未肯休。(诺庵肇)

  破头山下觅便宜。勾引黄梅路上儿。又向江南访牛首。赚他花鸟绝来期。(典牛游)

  四祖付五祖偈曰。华种有生性。因地华生生。大缘与性合。当生生不生。

  小使生来气宇雄。性空内外灭真宗。破头老祖亲遭着。扇起毗岚覆地风。(默庵慧)

  五祖弘忍大师

  在蕲州西山栽松。四祖曰。吾欲传法与汝。汝已年迈。汝若再来。吾尚迟汝。师遂往周氏托生。至七岁遇祖于黄梅。祖问子何姓。师曰。姓即有。非常姓。祖曰是何姓。师曰是佛性。祖曰汝无姓耶。师曰性空故无。

  栽松何老。传衣何少。前身后身。一梦两觉。白藕开花峰顶头。明月千年冷相照。(杨无为二)

  日出而作。栽松为乐。昔栽几何。今满岩壑。白头人去小儿归。笑杀林梢千岁[鴳-女+隹]。

  垂垂白发下青山。七载归来换旧颜。人却少年松已老。是非从此落人间。(佛国白)

  谁是前身孰后身。谩将名字较新陈。邻家莫问去来事。我是昔人非昔人。(祖印明)

  黄梅果熟。白藕花开。问惟佛性。体异凡胎。衣传南岭人将去。松老西山我再来。两借皮囊成底事。一壶风月湛无埃。(天童觉)

  栽遍满山松。暗地翻身转。虽然得信衣。何曾识爷面。(石田薰)

  几年活计钁头边。万本青松锁翠烟。梦破曹溪天地阔。再来不值半文钱。(少室睦)

  栽松幸自可怜生。刚要随人入火坑。换得皮囊急回首。依然鼻孔不多争。(石室辉)

  手种青松数百株。饥餐渴饮自如如。无端借路重相见。却被人传上祖图。(退翁休)

  约去栽松个老人。还来传法喜童真。有娘生面无爷姓。劫外灵苗不犯春。(水庵一)

  种得千山无空地。一枝犹在钁头边。不因脱赚周家女。衣钵何缘到汝传。(中峰本)

  破头山里栽松日。浊港江边寄宿时。大法一丝悬九鼎。去来心事许谁知。(愚庵及)

  初生犊。不怕虎。等闲来击禾山鼓。也是苦。阿房宫里称巨富。许多楼阁门无数。那边走过三五步。波斯忽遇耆婆天。道个性空无我我无故。(南庵依)

  五祖付六祖偈曰。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既无种。无性亦无生。

  蹋碓才经八个月。衣盂夜半错流传。风幡话堕闻皆丧。今古怨牵到白拈。(默庵慧)

  六祖慧能大师

  闻五祖黄梅往参。祖问汝自何来。师曰岭南。祖曰欲须何事。师曰惟求作佛。祖曰。岭南人无佛性。若为得佛。师曰。人即有南北。佛性岂然。祖诃曰着槽厂去。祖一日各令呈偈。神秀书于廊壁曰。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师别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祖默器之。

  石坠腰间舂碓鸣。老卢便重不便轻。黄梅衣钵虽传得。犹去曹溪数十程。(杨无为)

  六祖当年不丈夫。倩人书壁自涂糊。明明有偈言无物。却受他家一钵盂。(死心新)

  桂花包里老黄梅。不向阴阳地上栽。蜂蝶岂知香远近。难寻踪迹去还来。(东山演)

  黄梅夜半错分付。才得星儿便乱做。大庾岭头屙一堆。后代儿孙遭点污。(木庵永)

  飏下采樵斧。直入碓坊舂。一脚蹋到底。黄梅信息通。(佛照光)

  应无所住以生心。大地山河一发沉。从此别开穷世界。新州柴把贵如金。(破庵先)

  四句伽陀不解书。三更传得本来无。曹溪路上生荆棘。直至如今在半途。(妙峰善)

  菩提无树镜非台。臭口分明鬼擘开。幸是卖柴无事獠。刚然惹得一身灾。(无门开)

  不作樵夫作碓夫。祇将脚力验精粗。知他蹋着蹋不着。和米和糠到钵盂。(西岩惠)

  七百高僧总会禅。眼空四海鼻撩天。黄梅若也无私曲。有甚衣盂到汝传。(痴绝冲)

  荷条柴担眼头空。路入黄梅伎已穷。卖得藂林枝叶尽。岭南无地种春风。(中峰本)

  黄梅分付太仓忙。半夜凄凄暗渡江。将谓无人知下落。贼身已露更和赃。(辛庵俦)

  负舂原是岭南人。十字呼来九不真。漏得衣盂连夜走。至今无处着浑身。(退庵英)

  师资缘会有来由。明镜非台语暗投。坏却少林穷活计。橹声摇月过沧洲。(葛庐覃)

  新月澄溪上下圆。冷云抹尽落遥天。城头黑黑三声鼓。万象森罗枕子边。(三峰藏)

  六祖因法性寺风飏刹幡。有二僧对论。一曰风动。一曰幡动。师曰。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雪峰存云。大小祖师。龙头蛇尾。好与二十棒。孚上座侍次。咬齿。峰云。我与么道。也好与二十棒。 保福展云。作贼人心虚。也是萧何置律。 五祖戒云。着甚来由。 巴陵鉴云。祖师道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既不是风幡。向甚处着。有人与祖师作主。出来与巴陵相见。 雪窦显云。风动幡动。既是风幡向甚处着。有人与巴陵作主。出来与雪窦相见。 泐潭清云。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若是灵俐汉。悬岩撒手便好承当。顾后瞻前转生迷闷。仁者心动。而今还有为祖师作主者么。有则出来与老僧相见。 天童华云。一盲引众盲。相牵入火坑。 黄龙新云。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明眼汉一点瞒他不得。仁者心动。且缓缓。你向甚处见祖师。乃掷下拂子云。看。 径山杲举雪峰语毕云。要识孚上座么。犀因玩月纹生角。要识雪峰么。象被雷惊花入牙。 中峰本云。尝鼎一脔具知众味。非风动非幡动仁者心动。可谓尝鼎之一脔矣。使人不觉恶心呕吐。 天宁琦云。风动幡动心动。与你拈却了也。向什么处见祖师。 径山秀云。大小祖师为人错下注脚。合吃三十棒。 龙池传云。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也不是心动。僧问毕竟是什么动。池召僧。僧近前。池打一掌云。祇许你知不许你会。又一掌云。去。 箬庵问云。大小祖师朝打三千暮打八百。 金粟元云。还知祖师落处么。书头教娘勤作息。书尾教娘莫瞌睡。中间一句不成文。无限相思花雨泪。

  不是风兮不是幡。黑花猫子面门斑。夜行人祇贪明月。不觉和衣堕水寒。(法昌遇)

  荡荡一条官驿路。晨昏曾不禁人行。浑家不是不进步。无奈当门荆棘生。(保宁勇)

  东西南北无空处。上下四维随分举。眷属都来祇一身。行尽天涯无伴侣。(三祖宗)

  不是风兮不是幡。白云依旧覆青山。年来老大浑无力。偷得忙中些子闲。(雪峰圆)

  沧溟直下取骊珠。觌面相呈见也无。到此不开真正眼。膏肓之病卒难苏。(道场如)

  指出风幡俱不是。直言心动亦还非。夜来一片寒溪月。照破侬家旧翠微。(佛心才)

  梦游华顶过丹丘。蹑尽寒云倚石楼。贪看瀑泉泻崖壁。不知身在碧江头。(长灵卓)

  不是风幡不是心。曹溪深也未为深。那咤忿怒掀腾去。析遍微尘不可寻。(黄龙震)

  不是风幡是心动。似倩麻姑痒处搔。天外孤鸾谁得髓。何人解合续弦胶。(崇觉空)

  浪静风恬正好看。秋江澄彻碧天宽。渔人竞把丝纶掷。不见冰轮蘸水寒。(常庵崇)

  大海波涛涌。千江水逆流。龙王宫殿里。不见一人游。(应庵华)

  不是风幡动。天生李老君。出胎头上发。寸寸白如银。(雪堂行)

  张骞推倒昆仑后。几人穷到孟津源。堪笑不知天地者。至今刚道有乾坤。(肯堂充)

  不是风兮不是幡。将军骑马出潼关。安南塞北都归了。时复挑灯把剑看。(天目礼)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孤峰深)

  风幡心动。一状领过。祇知开口。不觉话堕。(无门开)

  地神归地。天神归天。殷勤奉送。宝马金钱。(无准范)

  一点私情奈得羞。也曾漏泄在君侯。相思正值春三月。花落花开总是愁。(三宜盂)

  入暮微云河汉游。雁声惊起一天秋。树高千丈西风急。眨眼红黄逐水流。(天岳昼)

  育王崇举巴陵雪窦拈毕云。非风非幡无著处。是风是幡无处着。撩天俊鹘悉迷踪。踞地金毛还失措。阿呵呵。悟不悟。令人转忆谢三郎。一丝独钓寒江雨。

  六祖偈曰。兀兀不修善。腾腾不造恶。寂寂断见闻。荡荡心无著。

  寿昌经云。兀兀不修善。撞破虚空成几片。腾腾不造恶。转身挨倒空王阁。寂寂断见闻。十方法界共慈门。荡荡心无著。惊起蟭螟吞五岳。祇如此意。还相似么。噫。长江昼夜东流去。海水从来不减增。

  六祖因僧问黄梅衣钵什么人得。师曰会佛法人得。曰和尚还得否。师曰我不得。曰和尚为什么不得。师曰我不会佛法。

  汾阳昭代云。方知密旨难传。 翠岩芝云。会得即二头。不会即三首。作么生便有出身之路。 径山杲云。还见祖师么。若也不见。径山与你指出。蕉芭蕉芭有叶无了。忽然一阵狂风起。恰似东京大相国寺里三十六院东廊下壁角头王和尚破袈裟。毕竟如何。归堂吃茶。 天宁琦云。棒打石人头。嚗嚗论实事。 云居庄云。得与不得会与不会即不问。祖师性命因甚落在者僧手里。

  信手拈来见自殊。个中消息没工夫。黄梅未许传斯旨。半夜曾将付老卢。(大洪恩)

  斩钉截铁。大巧若拙。一句单提。不会佛法。尽他叶落花开。不问春寒秋热。别别。万古寒潭空界月。(圆悟勤)

  不会黄梅佛法。梦中合眼惺惺。此地无金二两。俗人酤酒三升。(雪庵瑾)

  祖师不会禅。夫子不识字。棒打石人头。嚗嚗论实事。(高峰妙)

  六祖因卧轮有偈。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师别曰。慧能无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

  天童觉云。葵花向日。柳絮随风。 宝寿新云。才说干三连。便有坤六断。作么生圆成一卦去。要知爻象分明处。祇在文王掌上观。

  六祖示众曰。吾有一物。无头无尾。无名无字。无背无面。诸人还识么。时荷泽神会出曰。是诸法之本源。乃神会之佛性。师打一棒曰。者饶舌沙弥。我唤作一物尚不中。岂况本源佛性乎。此子向后设有把茅盖头。也祇成得个知解宗徒。

  法眼益云。古人授记终不错。如今立知解为宗。即荷泽是也。

  一翳在眼。空华乱坠。神会沙弥。失钱遭罪。祇见凿头方。不见锥头利。大丈夫。小释迦。铁鞭一击珊瑚碎。(圆悟勤)

  画师五彩画虚空。落笔须知失本踪。更有唐朝吴道子。平生纸上枉施功。(慈受深)

  铁枷无孔要人担。累及儿孙不等闲。夜半忽忘三尺布。却将空手掩惭颜。(法林音)

  六祖一日谓门人曰。吾欲归新州。汝等速治舟楫。门人曰。师从此去早晚却回。师曰。叶落归根。来时无口。

  法云秀云。非但来时无口。去时亦无鼻孔。 白云端云。祖师可谓善解借手行拳。有般汉往往道言犹在耳。不见道子期去不返。浩浩良可悲。不知天地间。知音复是谁。 五祖演云。祖师恁么道。犹欠悟在。

  五蕴山头一段空。来时无口去无踪。要明叶落归根旨。末后方能达此宗。(本觉一)

  叶落归根后。曹溪一滴深。山居人少到。真实好知音。(龙门远二)

  归根得旨复何论。洞口秦人半掩门。花落祇随流水远。空留羃羃野云屯。

  云开空自阔。叶落即归根。回首烟波里。渔歌过远村。(松源岳)

  兴在天南天尽头。未行先已到新州。来时无口去无伴。那更萧萧黄叶秋。(虚堂愚)

  • 上一篇文章:宗鉴法林——卷七
  • 下一篇文章:宗鉴法林——卷五